杭州新成立数据资源局,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?
2017年10月10日 11:27:56  

  9月26日晚上8点,杭州市民中心D座6楼,灯火通明。

  从9月初开始,来自杭州市公安局、杭州市环保局、杭州市民政局等14个部门的工作人员,来自阿里巴巴、科大讯飞、杭州城市大数据公司等21家IT公司的70多名技术人员,在这里进行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数据归集大会战:力争在10月底,实现第一批204个数据项的杭州市全域共享,加速推进“最多跑一次”。

  14个部门,21家企业,所有人员脱产集中办公。这是“杭州数据资源局”登台亮相之后的首个大动作。

  史无前例的力度,显示了前所未有的决心。

 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?多年未设新局的杭州,成立这个全新单位的意图又是什么?

  杭州市数据资源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郑荣新首次直面媒体,接受了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  这位技术工人出身、年仅49岁的正局级干部踌躇满志。他说:“我们将用数据资源,让数据多跑路,让百姓少跑腿,推动‘最多跑一次’改革,或将改变政府的治理模式。”

 

  一问:杭州为什么要成立数据资源局?

  钱江新城市民中心A座4楼,就是杭州数据资源局所在地。这个今年1月宣布成立的部门,显然还有点“兵荒马乱”。

  会客室还没有布置好,会议室临时被征用为技术人员的办公室,两位副局长也尚未到任。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大家干活的热情。“已经到岗的人,以一当十用!”郑荣新说。

  巨大的工作热情,来自于对新生事物的期待和向往。

  “其实,早在2015年,市政府顾问王坚博士就率先建议组建大数据管理机构。”郑荣新开门见山。

  杭州数据资源局的成立,有它特定的时代背景。

  在郑荣新看来,这个新部门的诞生,至少需要三个前提条件:一是信息化的普及让城市产生了海量的数据,并且能够富集起来;二是通信网络的发展让数据能够被实时获取;三是互联网的发达让获取数据的成本越来越低,进而让数据的开发和利用成为可能。

  作为中国互联网之都的杭州,无疑率先迈入了这个行列。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,杭州将“发展信息经济、推广智慧应用”列为“一号工程”,在信息经济的高速公路上一路飞奔,为成立数据资源局做了最充分的准备。

  “早五年,数据资源局未必能发挥作用;晚五年,那我们很可能错失了发展机遇。”

  事实上,就在杭州为“数据”谋篇布局之时,全国已经有不少地方都纷纷成立了数据管理机构,省外有青岛、长春、广州等,省内有温州、宁波等。但作为政府组成成员的正局级单位,只有杭州数据资源局和贵阳大数据发展管理委员会。

 

  二问:什么是数据资源局?

  在就任数据资源局局长之前,郑荣新在制造业企业、中心城区和杭州市经信委分别工作过9年。

  他的前一个岗位是杭州市经信委副主任,分管信息产业,负责与阿里巴巴等30家大企业战略合作。

  这样的从业背景,让他对数据无疑有着比一般人更深的了解与认知。

  什么是“数据资源”?这个部门肩负着怎样的职能?郑荣新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:

  “现在最流行的是‘大数据’这个词。但我们所说的‘数据资源’不等同于‘大数据’。大数据就像图书馆,无论你使用与否,它就静静地呆在那里;而数据资源相当于杭州的国土资源局,是把数据当做一种资源,就像土地一样。”

  这种资源能用来干什么?郑荣新举了两个身边的小例子。

  比如,如果能够实时掌握人口数据,政府就能够知道哪些地方有多少老人和小孩,那么,就能够把养老设施和学校建在老人和小孩多的区域,让城市规划和建设更加科学。

  比如,如果通过物联网,城市的每一样东西都能感知,每一个窨井盖都能不间断传回数据,确认是否有破损,那么,再也不会有窨井盖“吃人”的悲剧。

  推而广之,这座城市可以以最快速度察觉到每一个行业的异动,对突发事件的反应将“以秒计”,进而依赖这些数据,对未来进行科学的预测。

  “对政府而言,数据资源是放大镜,也是望远镜。”郑荣新说,“它能让政府为更多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,且成本更低廉。它使政府从被动应对变为主动作为,从根本上转变了政府治理模式。”

  郑荣新说,当互联网时代飞速向前发展,当大数据已成为脍炙人口的热词,成立数据资源局,已经成为政府顺应时势的必然选择。他深信,在不远的未来,数据将成为比土地更重要的资源,产生巨大的价值。“能在这样一个时代的风口上,担任杭州历史上第一位数据资源局的局长,我深感与有荣焉。”

 

  三问:数据资源局成立后首先要做的是什么?

  都说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。作为一个全新的部门,数据资源局建立之后的首要之事是什么?“我们不烧火,只干事!”郑荣新笑笑说。

  要对数据资源进行管理,就要有数据。数据资源局成立后,首先就要将杭州市的政务数据,无条件地归集到一个平台上来。

  于是,就有了这场从9月初开始启动的“数据共享大会战”,十几个部门的工作人员脱产集中办公,“集中时间、集中人力、集中物力、集中攻关”。

  “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小事,但其实,数据的全面归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阿里巴巴把它公司内部的数据全部归集起来,就花了六年时间。”郑荣新说。

  为了加快数据归集的进程,杭州数据资源局现在以应用、需求、改革为导向,来推动数据的归集。这个需求就是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。郑荣新告诉记者,第一批归集的数据,都是与企业及市民个人办事最相关的那些事。

  在数据归集到一定阶段之后,数据资源的开放就是题中之义。

  “数据有条件使用主要分三类,有些数据是向公众开放的,谁都可以看;有些数据是依申请开放,比如你申请查看你自己的资料;还有些数据,就是保密的。”在郑荣新看来,数据必然会成为未来社会最重要的资源之一;因此,数据资源局“要为整个社会对数据的采集、挖掘、运用和使用制定游戏规则,这叫顶层设计”。

  当这些基础工作准备完毕,就要让数据在社会上创造更多的价值,在推动杭州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中发挥作用。“我们最终的理想,就是推动数据资源在各个领域的使用,形成可推广、可复制的方式,真正形成杭州样本。”

  根据郑荣新的预测,数据资源在杭州发挥巨大作用的窗口期,不会超过三年。“这三年里面,我们要集中人力物力财力,把基础夯实,始终走在最前沿。否则,新技术演进这么快,一步落后就是步步落后。”

  这位曾经在企业摸爬滚打了十年的联合制碱专家,曾在38岁时仍执着地与在校大学生一起同场竞技,获得首届浙江省电商大赛精英赛第一名。郑荣新已经充分做好了打一场“持久战”的准备,“漫漫长路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;牢牢记住了“使命光荣,机遇难得,惟和惟新”。

来源: 作者:记者 俞熙娜 唐骏垚
报社官网 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COPYRIGHT ZHEJIANG DAILY DIGITAL CULTURE GROUP CO.,LTD. ALLRIGHT RESERVED.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80242